艾福瑞中文平台网

全球经济增长迎拐点 过去好日子回不去了?_日本泡沫经济时代

  外汇天眼APP讯 : 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就是落在 “ 全球贸易增长不可持续 ” 这头 “ 骆驼 ” 身上的那根稻草。

  全球贸易逐渐走向萧条也就不是任何个人可以阻挡的历史趋势!

  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的繁荣,已经来到低增长甚至无增长时代,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的生活方式,因为未来的经济低增长就不再支持高杠杆。

  作者:如松

  来源:功夫财经

  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给世界带来很多变化,但有一个最重要的变化必然是:我们回不到过去!这包括过去的经济模式和生活方式。

  世界经济增长出现转折

  二战结束以来,虽然全球经济一直伴随着各种危机,比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数次美元危机、七十年代的两次石油危机以及 2008 年的次贷危机等,但全球经济一直在维持正增长,这是一种日本泡沫经济时代正向趋势。但今年全球经济将出现负增长,这意味着二战之后七十多年大趋势的转折。

  数字只是表面的,出现负增长必然有内在因素在推动。

  二战之后持续了七十多年的全球经济增长趋势的形成,显然是全球贸易不断繁荣所推动的。但自 2008 年次贷危机之后,全球贸易增长速度就开始停滞不前。

  根据 WTO 的统计数据显示,次贷危机导致全球贸易量在 2009 年出现断崖式暴跌,经过 2010 年至 2011 年短暂的两年反弹之后,2012 年至 2018 年世界贸易增长率的平均值仅为次贷危机前 20 年平均年增长率的一半。

  虽然新冠疫情从今年开始爆发,但全球贸易回落的态势却从去年就开始出现了。WTO 的初步计算显示,2019 年全球货物贸易量下降 0.1%。而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加速了全球贸易局势的恶化,WTO 预计 2020 年全球货物贸易量将萎缩 12.9%~31.9%。

  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就是落在 “ 全球贸易增长不可持续 ” 这头 “ 骆驼 ” 身上的那根稻草——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结论。

  造成这种历史现象的原因有很多:

  欧美等国的债务因素导致其无法继续大规模对外输出信用以支撑全球贸易规模的继续扩大;

  全球经济供给端与需求端失衡的不断加剧;

  世界告别单极世界之后各种地缘政治冲突不断爆发导致地区平衡被打破,最终就会摧毁全球贸易持续稳定增长的地缘政治环境;

  ……

  这些问题的出现都不以任何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全球贸易逐渐走向萧条也就不是任何个人可以阻挡的历史趋势!

  站在这样的高度上才能理解瘟疫全球大流行之后的经济复苏历程。

  世界经济的发展模式

  这一波经济衰退将持续多久?世界经济将如何康复?一般的答案或许可以从 V、U、W、L 这 4 个英文字母中寻找:

  V 型复苏模式是最理想的,这意味着中美这两个全球最主要的经济体疫情高峰之后开启经济重启的历程,全球经济增长就会回到去年以前的模式上去。疫情爆发初期主流经济学家也是如此预期,但现在已经逐渐被放弃。

现在,主流经济学家认为 U 型是最可能的结果,U 型与 V 型很类似,但经济低迷持续的时间更长。在这种模式下,GDP 可能会连续收缩几个季度甚至几年,然后缓慢恢复到下跌前的水平。

  历史上,20 世纪 70 年代的美国经历了长期的滞胀,就曾经出现过 U 型衰退。1973 年初,美国经济开始快速收缩,之后近两年持续萎靡,1975 年才恢复到衰退前的发展水平。

  W 型与 U 型类似,只不过经济在低迷期的波动更大,有些时候甚至看起来已经恢复了活力,但只是假象。

  上述三种模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无论经济增长在底部怎么折腾,全球经济都可以在未来几年恢复到过去的增长水平上,这或许就意味着需要全球贸易的恢复作为基础。

  剩下的就是L 型衰退,这被视为是最糟糕的结果,也就是人们嘴中所说的大萧条。这意味着今后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无法恢复到过去的经济增长水平。

  比较典型的事例包括:日本 20 世纪 90 年代经历了 “ 失去的十年 ”,就属于典型的 L 型衰退,平均 GDP 年增长不足 1%。

  高负债率制约经济活动

  进入新世纪,日本希望通过一系列改革实现经济复苏,但没想到头一个 10 年的经济增长仍处于低迷,失去的 10 年变成了 “ 失去的 20 年 ”;巴西和阿根廷在 20 世纪 80 年代都经历了 “ 失去的十年 ”,人们生活水平发生了倒退;更明显的例子就是美国 1929 年之后所经历了的大萧条,直到二战爆发后才真正复苏。

  2008 年次贷危机之后各国央行都采取印钞的模式推动经济复苏,这就导致无论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的政府、企业和家庭等负债主体的债务率不断上升。

  而疫情的爆发则导致这些负债主体的负债率飙升,其中欧美等国政府的负债率上升得最为明显。比如美国政府的负债率已经从疫情爆发前的 106.5% 暴增到现在的 120% 以上,已经基本丧失了继续投资的能力,而意大利政府的负债率很可能从年初的 135% 飙升到年底的 160%,这让意大利政府彻底丧失投资能力。

  各国政府、企业和家庭负债率的剧烈上升就会严重抑制经济活动的需求端。而需求增长是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火车头减速或熄火的时候经济增速就会减速或熄火,这就是病毒全球大流行带来的一个最明显的结果。

  在过去几十年,减少储蓄、透支未来几乎是所有主要经济体的消费者所做的事情,如果因病毒全球大流行而被政府长时间禁足,进而导致家庭债务违约,很多家庭就会重估储蓄的重要性,很可能就会谨慎举债,这会对经济活动的需求端进一步形成压力。

  日本之所以出现失去的二十年,就与这种心理变化有关。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导致很多家庭破产,此后的家庭杠杆率一直都在缓慢下滑,这意味着家庭在控制负债,也是这种心理因素所推动。

  事实上,有经济学家曾经追踪过那些经历了破产的人们,他们中有相当大的比例从此一生都不再举债。出现这种现象是可以理解的,只有在长时间的歌舞升平之后,人们才会忽视风险并愿意通过举债透支未来,当经过破产打击之后就会迅速改变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它们就会增加储蓄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事件。

  病毒全球大流行必然改变人们的生活与储蓄习惯,在全球出现类似 20 世纪 90 年代的日本和次贷危机之后的美国所出现的效应。这对经济活动的需求端是又一声警钟。

  全球贸易将进入衰退周期

  对于许多国家来说,经济活动的核心只有两个字:就业!其他指标都是次要的。过去,由于美国、日本、德国、英国、瑞士、瑞典等国的失业率在偏低的位置(这是全球需求端旺盛的结果),就业给政府带来的压力并不大,一些技术含量低或劳动密集型产业就倾向于向发展中国家输出。

  现在,由于全球经济需求端的压力以及疫情的打击,这些国家的就业压力已经急剧上升,比如美国 4 月的失业率已经达到 14.7%。

  ▲鲍威尔:虽然美国失业率可能将达到 30%,但我看着觉得这不是大萧条。

  此时,再按照以往的模式解决就业问题已经难以实现,比如在瘟疫大流行的打击之后,有些就业岗位已经永久性地失去了,全球需求端的萎缩也会导致就业岗位的恢复缓慢,这就意味着必须以新的方式来恢复就业,而让部分产业回归本土就是必然的选项。

  由此也就可以理解欧洲、美国、日本都提出医疗健康产业需要本土化,原因之一是不能将这些涉及到本国人民生命安全的产业链外置,原因之二就是新形势下就业的需要。美国、日本等国加速推动制造业回归也有这个目的。这就意味着各个主要经济体的商品与服务的自给度提高,当然就会推动全球贸易萎缩。

  所以,无论是因负债主体的债务因素、人们的心理因素所导致的全球需求端的萎缩,还是因就业因素所推动的各个主要经济体将更加自给自足,都意味着全球贸易将进入衰退周期,在这样的周期中更支持经济的 L 型走势。

  结论是:

  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的繁荣,已经来到低增长甚至无增长时代,因为全球贸易和经济高增长的窗口不在了;

  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的生活方式,因为未来的经济低增长就不再支持高杠杆,就只能被动进入比较痛苦的去杠杆时代。

  这是从奢华回归淳朴的时代。

  当然,在这样的经济周期中,虽然不支持全球经济整体上恢复到过去的高增长水平,但各国的走势则是分化的。

  那些过去主要依靠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国家将被看淡,那些有强大内需市场、产业重建能力强的国家的经济恢复速度会更快,甚至有可能超过过去的增长速度,这是所有企业和个人进行投资活动或就业选择过程中必须考虑的核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