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福瑞中文平台网

美国股市反弹过半后走势要看经济重启“脸色”,英国议会紧急辩论

  外汇天眼APP讯 : 美国股市在今年上半年经受了过山车式的行情,中美达成一阶段经贸协议后的乐观推动纽约主要股指在今年前两个月多次创下历史新高,新冠疫情这一黑天鹅事件则使股市快速跌入熊市。美联储和联邦政府出台力度空前的刺激性措施成功稳定了市场,股市已经在4月中旬反弹过半,但近一个月则以盘整为主。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美国股市在3月份低点以后的反弹主要得益于刺激性财政和货币政策,当前股票的估值已经处于较高水平,继续上涨需要额外的刺激或经济顺利重启。

  牛熊市快速转换

  随着疫情在欧美等发达经济体加剧,发达经济体股市在2月下旬开始步入跌势。由于美国股市正值10年牛市周期的尾部,处于历史高位的估值和市场急剧升高的避险需求推动美国股市狂泄。从3月9日至3月18日短短十天之内,美国股市经历是四次熔断,而此前一次也是首次熔断发生在1997年。

  世界卫生组织在3月11日确认新冠疫情构成全球大流行,金融市场再次遭受剧震,纽约股市在12日暴跌超过9%,纽约三大股指跌入熊市,速度为1945年以来七轮熊市中最快。

  美联储在市场暴跌过程中,反应迅速,采取措施的力度超出市场预期。不过,3月3日和15日分别降息50个基点和100个基点反而均直接导致了股市的大幅下跌甚至是触发熔断机制。

  随着主要发达经济体出台或计划出台刺激性措施,股市暴跌过程中的流动性紧张得以缓解,全球主要股指在3月24日出现报复性反弹,法兰克福DAX指数和伦敦富时100指数均创下2008年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更是创下1933年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主要发达经济体股指约10%的暴涨终于确立了疫情中的反弹走势。

  暴跌之后随之出现暴涨,纽约3大股指在4月份均出现超过10%的上涨,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创下1987年以来最大的单月涨幅,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则见证2000年以来表现最好的一个月。从3月24至26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三个交易日累计上涨21.3%,结束了仅持续11个交易日的熊市,再次进入技术上的牛市。

  与2月份创下的历史高点相比,到4月中旬,纽约股市三大股指从3月23日的低点已经反弹过半。

  反弹后估值居高引担忧

  纽约股市在经历短暂的快速反弹后,近期总体呈现横盘整理的走势。经济陷于严重衰退和企业盈利大幅下降之际,当前的股票估值已经引发市场担忧,继续上涨需要新的动能支撑,科技等板块则面临回调压力。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和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在最近一个月基本处于横盘盘整之中,向上未能突破25000点和3000点各自的整数关口,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在权重科技股的带动下则呈现震荡走高态势,并于5月8日突破了9000点整数关口,一度收复了此前大跌中近八成的跌幅。

  对冲基金Appaloosa管理公司创始人大卫·泰珀(David Tepper)在13日表示,当前美国股市可能是1999年以来估值过高最为严重的时期,股价相当高,美联储放了很多钱在股市,市场上有多种的资本错配。

  泰珀表示,亚马逊、脸书和字母表公司等一些权重科技股可能已经得到充分的估值。

  数据显示,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基于今后12个月盈利预期的市盈率已经上升到20倍以上,是200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瑞银集团在12日发布的报告说,今年以来科技板块表现好于大市是基于较好的盈利预期,但现在的确对科技股盈利预期可能太高而感到一些担忧。

  MRB合伙公司在日前表示,成长类股票的估值和相对价格动能已经接近此前出现多个泡沫时期的水平,暗示持有太多成长类股票头寸会面临风险。成长类股票的相对表现受挫将不可避免。

  美国投资银行斯迪富金融公司(Stifel)美国股票研究部门执行董事兼机构股票策略负责人巴里·班尼斯特(Barry Bannister)在日前表示,如果要美联储出台的更多刺激性措施,市场需要首先经历一个通缩冲击。在此情况下,不会再上调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的预期,而是等待市场出现冲击和美联储的介入。

  美国银行全球研究部在12日表示,在股市经过上涨后,有多个理由需要保持谨慎。市场低估了第二波疫情的风险以及劳动力与资本缺口在政治上的影响力,美国30%的上市企业停止公布盈利指引,市场需要出现大的回调来刺激国会通过更多的援助措施。

  事实上,也有很多市场人士认为,由于当前超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把当前的市盈率与历史上的市盈率相比已经没有价值。与投资于债券、大宗商品和大额存单相比,股市的回报仍然有较大的吸引力。

  美国银行全球研究部表示,与债券相比,股票是上世纪50年代以来最具吸引力的,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成分公司的分红接近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三倍。

  经济重启进展成关注焦点

  目前来看,除非疫情得到控制英国议会紧急辩论,经济较为顺利地重启,否则股市恐怕难以继续上涨。而美国官方可能出台的额外刺激性措施主要是为了应对疫情的持续,更多有助于避免股市步入新的跌势。

  保德信金融集团首席市场策略师昆西·克罗斯比(Quincy Krosby)表示,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已经英国议会紧急辩论处于3000点的重要技术水平,需要一个刺激因素才能站到3000点以上。如果美国经济可以重启而病毒感染人数没有出现上升,这将成为一个主要的刺激因素,市场现在正观望经济重启的情况。

  美国德克萨斯州、佐治亚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等已经开始放松疫情管控措施,柜内对于结束居家令亦有很大的呼声。

  但是,韩国、中国和德国等一些最早重启经济的国家最近出现新的新冠病毒感染凸显了重启经济可能面临的风险,市场此前的乐观情绪受到打压。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在12日出席国会听证会时还是对重启经济的乐观看法泼了冷水。他说,如果美国重启经济过快,可能会面临更多的痛苦和死亡。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13日表示,尽管美国对疫情经济冲击的反应及时,规模上也合适,但鉴于未来的道路高度不确定,并面临显著的下行风险,对疫情的应对可能还没有终结。

  鲍威尔还表示,为避免新冠疫情带来长期经济损害并保证经济复苏更加强劲,政策制定者应动用更多政策“武器”。但考虑到新冠疫情的特殊性,更多应对措施可能需来自美国国会,而不是美联储。美联储内部的确就负利率政策进行了讨论,但目前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鲍威尔的这一表态基本上框定了今后一段时期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边界,美联储对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支持基本上将依赖于现有的政策工具,而把疫情应对和经济重启的球正确地踢到了国会和政府一侧。

  MRB合伙公司表示,亚洲无力的经济重启警告欧洲和美国预期的改善还没有充分的根据。一些国家在不成熟的情况下重启经济可能会触发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的反弹,并可能导致再次实施疫情控制措施。考虑到医疗和经济风险,以及当前的估值,决定收回股市可能上涨预期,仅持中性立场。

  美国对冲基金都铎投资公司(Tudor Investment Corporation)创始人保罗·都铎·琼斯(Paul Tudor Jones)表示,股市反弹有一部分容易预测,从现在开始股市将有很多取决于疫情。保罗说,市场的聚焦点已经从流动性问题转移到偿付问题。如果不能找到新冠疫苗或治疗方法,亦或不能找到更好的大规模检测方法,市场将会进入更加困难的时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