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福瑞中文平台网

音频社区荔枝赴美上市 “耳朵经济”寒冬逆袭+康德资本

  这固然可以视为UGC模式的阶段性胜利,但更证明以往“眼球经济”主导的移动互联生态圈内,“耳朵经济”作为新兴的崛起力量,利用“声音基因”天然的陪伴属性,正在开启在移动互联场景下的攻城略地。

  荔枝成为“耳朵经济”代言人的背后,也折射出移动互联玩家融资生态的变迁。继2018年初荔枝宣布获得5000万美元D轮融资后,便开始遭遇融资寒冬。“补血缺位”的两年静默期内,荔枝如何在缺钱与烧钱之间平衡?在互联网产业从泡沫期向寒冬期的演变中,企业又该如何实现“自暖”呢?

  “耳朵经济”的逆袭

  伴随着IT及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崛起,“眼球经济”一直在互联网时代居于主导地位。随着移动互联和万物互联的生态迭代,以荔枝、喜马拉雅、蜻蜓为代表,利用声音基因天然的陪伴属性,“耳朵经济”在移动场景开始彰显明显优势。

  尽管电视普及,但乘用车中却日趋流行交通广播;刷小视频、看大片容易失眠,催眠音乐则可以安然入梦;屏幕容易导致视力下降,但音频则帮助人们随时获取有效资讯……这些成为音频产品彰显生命力的土壤。荔枝CEO赖奕龙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拆解了眼球与耳朵迥异的经济场景特性:“视频的特质是强烈的感官刺激、娱乐,不需过多思考;声音则更细腻,更绵长,有更强的内心连接和情感表达。文字、图片和视频,通常要求用户必须全神贯注接收信息;而在通勤、跑步、睡前等场景中,音频的需求显然超过了图文视频。”正是这些特性的护航,耳朵经济正快速崛起。

  “耳朵经济”波涛渐起,带动了微观企业的浪花翻腾。在2019年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榜单中,除了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美团点评等互联网巨头,荔枝首度上榜,成为一起带领移动互联生态向前迭代的重要力量。在移动互联网红利见顶的大背景下,在线音频被视为为数康德资本不多的仍存在巨大增长渗透空间的赛道。最新数据显示,音乐、游戏、在线视频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渗透率已分别达到89%、82%、74%,而在线音频市场的渗透率仅为45.5%。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用户规模达4.25亿。与美国在线音频大量普及,在线音频用户超过总人口一半的普及率对比,中国在线音频的渗透率还有不小的发展空间。

  两种模式之争

  对于“耳朵经济”的逆袭,本次赴美上市的荔枝平台可以视为一面折射镜。赖奕龙对记者表示,“当互联网巨头们一股脑涌入了短视频、图文资讯市场的红海中,荔枝在音频的蓝海中,或许更有机会探索‘耳朵经济’的未来。”

  梳理来看,目前畅游于“耳朵经济”的头部企业,大体包括两种模式:一种是以荔枝为代表的UGC(用户产生内容)模式,另一种是以喜马拉雅为代表的PGC(专业机构产生内容)模式。两种模式的明显分化始于2016年,这一年,喜马拉雅、蜻蜓FM转向PGC,赶潮知识付费的兴起;而以播客形式开始的荔枝坚持了UGC路线,业务也逐渐从播客拓展到语音直播等内容。

  不同玩家虽然在模式方面分道而走,但是在融资和对接资本市场方面却同向而行。除了荔枝上市的落地,喜马拉雅也曾被爆出IPO融资计划,谋求上市的时间窗口或锁定在2020年。蜻蜓FM也多次对外释放出上市意图,这意味着一场以声音为主体的上市竞赛的正式开打。从荔枝先于其他头部平台成功抢滩资本市场来看,UGC音频社区无疑成为在线音频行业的领跑者。

  UGC音频社区在对接资本市场方面的领跑力来自何方呢?赖奕龙对证券时报记者说,荔枝一直在坚持做的一件事情:帮助人们展现自己的声音才华,因此公司自带UGC基因。而PGC模式面向名人、知识大咖的属性,天然与荔枝的UGC基因和使命相背离。UGC模式之下,一方面保证了内容形式更加多样化,种类丰富且不断裂变,从而便于平台积累大量的用户和原创内容,形成音频社区;另一方面也利于集结95后、00后等热衷自我表达、希望寻求共鸣、渴求交友互动的年轻群体。

  不过,UGC模式也天然存在短板。目前荔枝净收入主要来自于虚拟礼品销售,用户可以将这些虚拟礼品送给自己喜欢的主播,导致公司营收方式较为单一。荔枝的应对之策是探索新的营收方式。以2019年为例,荔枝先后探索与手游合作让主播参与配音、角色扮演,与百度合作拓展渠道,尝试进行多种商业化探索。

  对于音频领域来说,未来的盈利空间更多会来源于互动、社交、内容付费。“近来,荔枝开始探索多样化的商业模式,如直播社交、付费内容、粉丝会员、游戏联运、IoT场景拓展等,尝试在良性的社区生态里衍生更多的商业化空间。未来会继续深耕UGC社区,同时拓展更多样的盈利模式。”赖奕龙说。

  按照计划,荔枝此次IPO募集所得资金将主要用于AI技术研发、国内外社区拓展和IoT生态布局。“荔枝率先在音频行业内摒弃了编辑推荐,全部采用AI算法来进行内容推荐,大幅降低了音频的创作门槛,实现人人都是播客。同时,以智能音箱为代表的智能硬件开始进入人们的各个场景,除海量音频内容的上传和分发之外,更开创了一种全新的音频双向互动模式,进入‘硬件+内容+实时互动’的音频全场景时代。”赖奕龙对记者所详释的未来发力点,表明公司在UGC的道路上,尚未见到“拐弯”迹象。

  何以融资过冬

  荔枝上市,不仅反映出“耳朵经济”的涌动,而且折射出互联网企业对融资寒冬的应对。

  与其他互联网平台一样,在本次IPO之前,荔枝曾进行多轮融资,并非每次都顺利成行。2018年1月,荔枝FM宣布改名为“荔枝”,同时宣布获得来自兰馨亚洲和EMC的5000万美元D轮融资。在此之后,这家公司再也没有获得任何投资,但为了市场竞争,荔枝也在互联网企业一贯的“烧钱模式”之路上前行,如何处理缺钱与烧钱的矛盾问题,考验公康德资本司管理层的智慧。

  “荔枝D轮融资拿得很不容易。”赖奕龙回忆说,时值2016年,因为找不到商业模式,情绪也非常低落,半年见了20多位投资人,融资还是没个着落,最后把目光投向了经纬中国张颖。作为老投资方的张颖,并没有答应新的融资要求,而是回了一句,“要钱没有,其他事都好说。”对于当时资金略显紧张的荔枝来说,没有钱,什么事儿也不好说。赖奕龙表示,“可喜的是,虽然张颖没给钱,却给了公司一个融资秘诀——自强则万强。”

  赖奕龙决定暂时放弃谈融资,回头关起门继续打磨产品,并在当年10月率先推出语音直播功能,带领团队将荔枝打造成国内最大的UGC音频社区,让荔枝成为在线音频行业的第一股。同时,在2019年国家工信部评选的中国互联网企业百强中,荔枝也是音频领域唯一入选的企业。“在泡沫期,低调务实的自强精神,或许并不会取巧,也不会被注意到,但在寒冬期,这样的特质恰恰显现出它的力量来,它能帮助企业和团队渡过艰难时刻,迎难而上成为最终的胜出者。”赖奕龙表示,“荔枝的上市,对于众多创业者来说,尤其是处于艰难时刻的人,无疑是一种正向激励。”

  公司层面的“自强则万强”也在团队文化中得到贯彻。“自强自立,无惧寒冬”是荔枝团队信奉的教条。根据招股书梳理,目前荔枝的核心创始团队,多是跟随赖奕龙十几年共同奋斗和成长的,他们中有打造出荔枝经典录音功能的产品经理,也有“代码从无BUG”的技术大拿,有具有魔音变声、AI语音识别的音频研发工程师,还有从“食堂大妈”做起,并最终成为管理荔枝后勤团队,负责每天几百人用餐的“王姐”……“他们的一个共同特点是:耐得住寂寞,下得了功夫,时刻在精进和成长。”赖奕龙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我坚信:团队都是剩出来的,只有坚持到最后者,只有不断自我进化、不断进步的创业团队,才能真正立足长远,赢得未来。”